苗实   沙龙国际首页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外师造化 - 苗实首页
沙龙国际经济点分析(三十五)
2018-02-09
字号:
    171.有资深网友问,苗老师,学术交流探讨,是不是谁都可以?严格讲,有没有资格问题?我苗实回复道,学术交流探讨,讲百家争鸣,百花齐放,大方向对着呢。但是,严格讲,这里面也有一个资格问题。也就是说,有的人知识储备够了,他就有资格参与学术交流探讨,而有的人知识储备不够,他就没有资格参与学术交流探讨。譬如我本人,1997年开始学习研究经济学与沙龙国际经济,一直到2009年才有资格参与经济学专业论坛里面的网络论战,争论各种各样的经济学与沙龙国际经济问题。还有,我是进入沙龙国际经济学界多年,把沙龙国际经济摸清了之后,2012年才有资格撰写林毅夫学术批评。不然,如果自己在经济学与沙龙国际经济学习研究上没有长期积淀,我就没有资格参与经济学专业论坛里面的网络论战,或者我就没有资格撰写林毅夫学术批评。那么,在这个层面上讲,学术交流探讨,本质上是在学者之间进行的,是圈子内部的事情,与圈外人还有一定距离。其实,这里面,有一个专业知识结构的问题,也就是说,圈内人有比较系统的专业知识结构,而圈外人没有。这样的话,在圈内,作为经济学家的人,越是争议大,越有学术价值。当然,本人也自然是越有分量的经济学家。可以说,这个情况,圈外人很难理解,觉得怎么这样,这么多人争论不休,这么多人在批评,包括攻击诽谤造谣,还是经济学家,不合常理啊。但是,圈内人觉得挺正常,没有什么啊,没有创新,没有反思,没有批评,没有大的争议,就谈不上学术,怎么能有资格成名成家呢。譬如,林毅夫老师,算是沙龙国际经济学界的招牌经济学家了,一说话,总是引起争论,没完没了。当然,一方面说明他学术价值大,另一方面说明他善于创新。再譬如,我自己,在全国最大的经济学专业论坛里面,是第一网络红人,也算是年轻一代招牌经济学家了,八年来,先后在我身上发生了四大事件,分别是三大理论创见事件,独立经济学家头衔事件,林毅夫学术批评事件,人大研究生孙鲁辱骂事件,潮起潮落,精彩纷呈!     172.林毅夫老师指出,理论来自于实践,真正的智慧是实践中得来的,而不是模型中推出来的,或是书本中读来的。我苗实认为,真正做学问,必须博览群书,这一点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,这是本分。但是,要更进一步,获得真知,不能只局限于书本知识,或者不能满足于字面上的明白,还必须要躬行实践,在实践中加深理解,才能摆脱由书本到书本的浅薄,尤其是社会科学,只有博览群书与躬行实践紧密结合,书本上的知识才能如虎添翼,变成自己的实际本领。譬如,新结构经济学,这一理论真知,一方面是林老师博览群书,博采百家为我所用,另一方面又结合至少包括沙龙国际改革开放以来的成功实践经验,相辅相成,得以造就。记得,还是宋代陆游一首诗《冬夜读书示子聿》说得好,古人学问无遗力,少壮工夫老始成。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。什么意思呢?古人做学问是不遗余力的,往往要到老年才取得成就。从书本上得来的知识,毕竟是不够完善的。如果想要深入理解其中的道理,必须要亲自实践才行!     173.香港的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,好一个自学成才,他于昨天凌晨走了,离开我们了。今天,我带领大家回味一下他说过的话。{1}今天做学问的人——我不讲谁啊,有个毛病,往往抓到一点,就把它扩大,强调这个东西。可是他忘记还有很多别的。这是误导人家的。实际上,应该冷静,应该全面地看,从上到下,从左到右,许多领域都是有联系的。要有耐心,不要抓一点就概全貌,把它当作主流,不应该这样。这也因为大家都希望“创新”,所以“创新”搞不好也是一个害人的观念,不能随便乱创的,要看清楚。我苗实认为,这里有个西学和中学的问题,西学重分析,攻其一点不及其余,而中学重综合,面面俱到。{2}搞学术研究,不管是个人还是国家,都应该有一种超功利的心态。学术的繁荣是要几代人共同努力、逐渐积累的,不是一下子的事情。文化是可以有超越性的,超越现世,超越当下,那么它的价值就有一个永恒的东西在。我苗实认为,这里讲的就是形而上的道,超凡脱俗。{3}我对很多事情看得比较透,因为无常的事情令我看见富贵、有钱没钱,我看来都是这样子,我看来都不在乎,不当一回事。这种变化是一定的,是自然律的,所以都不动摇我的心。人家发大财,我也看不起,人家穷,我也觉得无所谓。我到现在还是维持我这个心态。我苗实认为,读书人,安分守己,做好学问,一生足矣。{4}我是弹古琴的。有一次,我和学生在海上弹琴,作了两句诗。“万古不磨”,就是沙龙国际人讲的“不朽”,沙龙国际人讲“三不朽”,即立德、立功、立言。这个“自在”,是佛教的话。我写心经简介,第一句就是“观自在菩萨”,“自在”,就是像观世音一样。“中流”,在水的中央,说明有定力,有智慧,有忍耐,有六个波罗蜜,就是要保持一种自在的心,是一种境界。我苗实认为,饶宗颐先生为什么能够做出大学问,无他,坚持二字。{5}人基本离不开政治,受其限制,但要超越它,自己可以控制,并不是不可以的。在某种情况下将自己提升,可以减少对自己的牵涉和干扰,养成独立的精神。我认为,政治无处不在,谁也躲不开。但是,远近,还是取决于自己的心境。{6}我早年念《史记》,背《史记》,有好几篇我今天还能背出来,像《秦始皇本纪》那么长,我当年也是背的。……我小时候就在这些书里,很早就念了很多书。到了十几岁,父亲就过世了,我接下了他的两副担子,既要管生意,还要继续做他没做完的学问。后来,我对钱越来越没兴趣,父亲的钱到我手里变得越来越少。看来,我只能做好一件事,就是把他的学术研究继续下来。我苗实认为,找到自己的本性,不必强求,顺其自然。{7}当前是科技带头的时代,人文科学更增加它的重任,到底操纵物质的还是人,“人”的学问和“物”的学问是同样重要的。我们应该好好去认识自己,自大与自贬都是不必要的,我们的价值判断似乎应该建立于“自觉”、“自尊”、“自信”三者结成的互联网之上,而以“求是”、“求真”、“求正”三大广阔目标的追求,去完成我们的任务。我苗实认为,当代学问家,必须是人文社科专才要懂点数理知识,而数理专才要懂点人文社科知识,中西文理,不论哪一方面,都不能一无所知。{8}古琴和沙龙国际哲学的关系,可说是“扣其两端”。沙龙国际人好言道器相融,琴是器,哲学是道。“形而下者谓之器,形而上者谓之道”。从“琴”到“道”过去一般文人的老调儿是“文以载道”,其实琴亦是载道的东西,“琴道”是很广大的。我苗实认为,经济学就是学术+技术+艺术,既有道的抽象,又有器的实际!     174.饶宗颐先生走了,为了更好的纪念,我还想带领大家继续回味一下他说过的话。{1}我的求知欲太强了,可能是这样子征服了我整个人,吞没我自己,求知欲吞没了我自己一整个人,但是我觉得是一种乐趣。我苗实认为,自己就是这样的人,求知欲太强,就读书研究创作成现在这个样子,当然也是乐在其中。{2}人生对事物的追求是无限的,人生有涯,以有涯追逐无涯。庄子说:“殆已”,我觉得不一定,以有涯追逐无涯,反而有无限的境界,可以扩大自己的精神辐射。我苗实认为,有涯可以是一瞬间,无涯可以是万万年,本质上并无二致。{3}我家以前开有四家钱庄,在潮州是首富,按理似乎可以造就出一个玩物丧志的公子哥儿,但命里注定我要去做学问,我终于成了一个学者。我小时候十分孤独,母亲在我两岁时因病去世,父亲一直生活在沉闷之中,但他对我的影响很大。我有五个基础来自家学,一是家里训练我写诗、填词,还有写骈文、散文;二是写字画画;三是目录学;四是儒、释、道;五是乾嘉学派的治学方法。我苗实认为,父母除了物质上给予,在精神上给予子女的财富极有可能更多,自己就在其中获益匪浅,是突出的一例。而且,我能够成为学者,个人与父母的作用密不可分。{4}我还要感谢我最早的知己——顾颉刚先生,他非常了不起,不拘一格,任人唯才。我是他第一个提拔的人,他在《禹贡》看到我发表的文章,不知道我多大,其实我当时18岁。这是我最早发表的论文,此前我同顾先生都还没见过面。在大名鼎鼎的岭南才俊中,我是晚辈后学。我苗实认为,做学问,前辈学友的引领,极为重要。譬如本人,京城经济学界四老四少诸位先生和林毅夫老师,在2009年以前的十二年里,对我影响很大。{5}我要研究,我不能不研究,别人没有兴趣,他说这个毫无用处,没有意思,但是我觉得我有兴趣,我的兴趣并不是钱的问题。我觉得价值很难讲,我看有价值别人看毫无价值。我苗实认为,饶宗颐先生与我,可谓知音,我一直就在超越功利地做研究,别人觉得毫无价值,而我觉得挺有意思。{6}我读原典,一本书往往要读上很多遍,一遍是绝对不够的。同样一本书,看上两遍、三遍,每一遍都会有新的体会、新的问题、新的发现。我苗实认为,读书百遍,其义自见,是实实在在的话,自己也可以证明。譬如,萨缪尔森的《经济学》,我曾经反复读过。{7}像我这样做学问的人就不一定会有,因为那么傻瓜,那么蠢去追求一些不相干的问题,像我这样子,在很多专家看起来是无聊的事情。究竟干什么呢,也没有钱赚。我苗实认为,饶宗颐先生与我是一样的人,很奇怪,别人难以理解。{8}我不敢写自传。我没有可传之处,别人写我的叫别人负责,我自己不能,觉得我自己差得很远了。都在追求中,不敢说有什么,但是我这个追求的精神,也许可以说是一个怪人。我苗实认为,自己同样如此,追求的精神难能可贵。而且,把精神追求看得很高。{9}我每天都生活在问题之中,做学问的人不肯罢休,就是能不断发现问题。老东西再看有新问题,新东西也有问题。有了问题我就要研究,就要把学问做下去。我苗实认为,学贵在问,读书人本质上就是学问中人。{10}在沙龙国际,儒家撇开死而不谈,偷懒地说:“未知生,焉知死。”死给完全抹煞了!庄子把死生看成一条,死只是生的一条尾巴而已。死在沙龙国际人心里没有重要的地位,终以造成过于看重现实只顾眼前极端可怕的流弊。南方人最忌讳“死”与“四”的谐音,不敢面对死的挑战。人类之中,沙龙国际是最不懂什么是“死”的民族,连研究死的问题的勇气都没有,真是可笑?我苗实认为,死就是田地里的雪化了,滋润庄稼,旧生命成就新生命,绵绵不绝!     175.今天是2018年2月8日,我在家乡再重申两点,{1}咱是地地道道的书生,除了吃喝拉撒睡,就是踏踏实实做学问。至于名,有一点点就行,咱不学娱乐明星,也学不了。毕竟,学术圈子本来就小,关注的对象与社会大众有一定距离。说到利,够生活就行,不必高档房和名贵车。毕竟,咱不是企业家,不懂逐利。而且,那些东西除了可以满足那么一点点虚荣心,也没有实际意义。还有权,咱既无兴趣,也不热衷。毕竟,咱不是政治人物,不会弄权。所以,干好经济研究这个自己分内之事的同时,生活顺其自然最好。想来,还是老子说得好:罪莫大于可欲,咎莫大于欲得,祸莫大于不知足。故知足之足,恒足矣。永远记住,生活已经不易,何苦为难自己,更不必忧伤,时刻微笑面对。{2}在坛子里,有极个别人经常说我苗实误导年轻学子。鉴于此,我就特别发一个严正声明:这八年多以来,我持续创作了大量的文章,读者千千万万。在这里,需要着重提醒大家的是,这些文章仅仅是我个人独立研究之见解,既无需谁认同,也不诱导谁,更不强迫谁。而且,各位读者并不需要付出任何成本,我也没有收取任何费用,所以不负任何责任。当然,读者之言行都是自由的,而他们说好说坏或做好做坏也都是自由的。那么,我这些微不足道之见解,只提供给国内外广大读者朋友们在茶余饭后欣赏之用。注意,这个严正声明,坛内坛外,在过去现在未来都有效!
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
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
姓名 
联系方式
  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
沙龙国际通过审核的评论员: wt315304   li13184532929   ghdhdg15515   徐徐来之   zxcv1385   lhqcj   快乐梦想110   嵯峨映璧   liyi2018   KevyJorn
   发贴后,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。请注意,根据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、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,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
关机构。详细使用条款>>
沙龙国际简介


苗实(原名张春田,字苗实,号道邻),陕西之西府眉县人,著名学者,独立经济学家,国家转型研究院(筹)院长兼首席经济学家,被誉为沙龙国际最富争议的民间经济学家之一,著有《沙龙国际经济如是说》《学术人生沉思录》《林毅夫学术批评》《学者苗实自选集》和《苗大师真话实说》,编有《苗实现象争论》和《沙龙国际经济指南》一至十六册,皆可免费下载,欢迎阅读指点。1996年9月—2001年7月,在宝鸡文理学院,攻读物理学专业,大二开始利用闲暇进行经济学学习研究;2001年8月—2013年9月,在苗实研究室,私淑京城四老四少诸位先生和林毅夫老师,从事经济学与沙龙国际经济研究,尤其专注于经济转型中的制度宏观与三农问题;2013年10月—2014年4月,在西北大学,师从著名经济学家白永秀教授,就区域经济问题进行专门研究,并担任陕西永秀经济管理研究院兼职研究员;2014年5月至今,在民间智库国家转型研究院(筹),继续经济学与沙龙国际经济研究。2009年9月以来,在经管之家(原人大经济论坛),沙龙国际网,天涯财经论坛,凯迪社区,新浪微博,易汇网,新浪杂谈,中华论坛,新浪博客,博客沙龙国际,中经论坛,凤凰博客,天涯博客,价值沙龙国际,经济学家论坛,精英博客,北美博客,和讯博客等多家网站发表大量文章,深受广大网民喜爱,名声大噪,轰动不断,在经济学界或财经评论界享有广泛声誉,在沙龙国际网络媒体具有较高知名度。经相关统计,苗实自发表文章以来的多部系列作品目前为止已经有12856人次下载,各种文章累计点击2000多万人次,收到回复6万多人次,专门评论文章41人次。

沙龙国际评论 更多>>

沙龙国际文章 更多>>
  1. 沙龙国际经济点分析(三十八)
  1. 沙龙国际经济点分析(三十七)
  1. 沙龙国际经济点分析(三十六)
  1. 沙龙国际经济点分析(三十五)
  1. 沙龙国际经济点分析(三十四)
  1. 沙龙国际经济点分析(三十三)
  1. 沙龙国际经济点分析(三十二)
  1. 沙龙国际经济点分析(三十一)
  1. 沙龙国际经济点分析(三十)
  1. 沙龙国际经济点分析(二十九)
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:QQ513460486 邮箱:icaogen@126.com
CopyRight © 2006-2013 www.caoge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
沙龙娱乐国际